2009年8月26日

匈牙利遊記/見習-第19~21天 回國前夕

8/23 (日) 8/24(一) 8/25(二) 最後在外科的見習+回國前夕

禮拜六從Eger回來後,就一直窩在房間內
另外兩位室友與一大群土耳其人都到波蘭遊玩去了,整個氣氛很適合宅在宿舍
大概是被Moustapha傳染了感冒,從到Eger的那晚就開始咳嗽不停,非常地不舒服,更有理由多吃多睡了...
就這樣,禮拜六、日就只做些採買、下廚、以及電腦上的事

禮拜一又請Erika(之前打Erica是不正確的)帶我到外科找老師讓我跟
那天在外科部的ICU待了一個早上,裡面住的大多是一些開過刀或是準備要開刀的病患,有些人很快就可以轉往一般病房;有些人則一付狀況不妙,靠著一堆sympathetic agonist在維持著心跳;還有一些是植物人...

ICU內時常瀰漫著一股不好的味道,這些病人當中很多是自主神經功能有問題的,無法自行呼吸、無法控制大小便的。這兩天待在這可以看到護士得每天替這些病人換紙尿布,或是清理那些沾滿不知道是瘀血還是痰的濕棉花。

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病人,89歲的一位老伯柏。禮拜一去的時候看到旁邊注射器排了許多交感促進劑的藥物(我只認得Dobutamine、Dopamine)。病人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好,手腳都有Edema的樣子,挺著一個大大的肚子(原本我以為是Ascites,後來醫生跟我說他們覺得可能是腸阻塞)。但因為病患的心肺狀況並不理想,無法開刀。

禮拜二的時候去,護士這在替那位病患換尿布,早上教授巡房的時候聽到昨晚On-duty的醫師面色凝重的跟教授報告著病人的狀況,一位R告訴我她們覺得這個病人今天會撐不下去。過沒多久黃色的警報響起,病人的心跳降到30以下,醫護人員注意到了之後也只是過去把警報關掉,過一會兒心跳升到30以上,黃色燈不見了。但沒多久又降到30以下,警報再響,於是醫護人員就這樣一再地去關警報,有時候病人的心跳會上到30以上,但維持在30下以上的時間越來越短。

帶我的R告訴我,通常這種情況他們也沒辦法做什麼事,病人已經On了這麼多藥物,但心肺功能還是拉不起來,他們頂多也只能看看螢幕,看看病人現在狀況怎麼樣。

終於心跳降到每分鐘15下以下,黃色警報變成紅色警報。血氧飽和度早已經是測不到了,過沒多久螢幕上就只剩下Asy,沒有心跳了。這時候護士進來幫病人做了張EKG,因為沒有心跳所以每個導極就像一條直線般沒有起伏,聽說這是為了開死亡證文件用的。然後護士會接著做拔管、清理病人的工作,醫生則在旁邊寫死亡證明。

ICU的工作似乎就是圍繞著這些,在角落有另一間密閉的床位,玻璃上貼著大大的MRSA。

禮拜二結束見習拿到Certificate後,我的心情一整個輕鬆起來,明天就要回台灣了
雖然說在這邊過得也不是不好,很自在又可以到處自由地跑,花錢也比較覺得理所當然。但人親土親的台灣還是很吸引我回去。記得上次美國行結束時看到台灣矮矮的鐵皮屋在機外出現,內心真有種澎湃的情緒湧現:我回來了!


張貼留言

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