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21日

GI最近的病人

這幾天手上大多是Oncology的病人,且tumor bulk都不小,從肚子都可以摸到硬塊
  1. 43歲男性,超音波發現肝臟有腫塊,影像/Lab都指出應該是pancreatic CA, stage IV
  2. 82歲的婆婆,GB cancer with liver meta,這次因為胃潰瘍而來
  3. 74歲阿伯,chronic epigastric pain及anemia,CT切完可能是pyloric tumor
這些病人大多是fresh patient,都還不知情,不是被家屬埋在鼓裡就是還未確診
有一個很年輕,對治療充滿信心,但是他病的預後卻是所有癌症裡最差的

實習醫生,背負著這樣一個學生兼醫生的角色
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到底該背負多少病情解釋的責任呢
今天,心裡上我非常逃避地希望把病情解釋的重任,交給主治醫師
但事後發現,病人還是會在你去看他的時候努力、不停地希望知道真相
我覺得好痛苦,不論是隱瞞著他們與他們形成隔閡;抑或是告訴他們殘酷的病情

今天我跟那位82歲的婆婆說你胃出血已經好了可以出院,她握著我的手一臉正經地問:「你看過我的片子了吧,你覺得我這個病怎麼樣?」

另外一個43歲叔叔,知道自己體內有擴散的腫瘤(目前懷疑pancreatic cancer)
勇敢地向我們表示要努力接受治療的決心;另一方面,她太太又私下向我探聽他的病情
希望我不要告訴她先生自己病情的嚴重性
是出於愛吧,怕他接受不了。
但患者被家人、醫生聯合起來瞞在鼓裡,這會讓患者在人生最後的一段路,很孤單很痛苦

這位爸爸雖然現在看起來很健康,但他可能只剩1年不到的時間了(1 year survival 2X%)
由於身體會明顯地越來越消瘦,我想病人最後一定會知道
我是覺得跟病人講明,然後全家人、和醫生一起共同努力治療會比較洽當
但不管選擇講明或是隱瞞,都對病人是一個惡耗
對醫生來說,說不定隱瞞病人還來得容易,但這樣病人會不會反而痛苦呢?

看著他天天來探病的兒子(大概上國中吧),想到他們家即將遭逢的巨變
我的心情怎麼樣也好不起來...
張貼留言

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