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28日

簽署同意書這玩意兒

今日上了一堂「知情同意」的課程
本來是要跟我們說簽署、解釋同意書的重要
果然戳到日日簽各種同意書PGY醫師的憤怒點

健保制度下,醫師被迫照顧過多的病人
一切,就是時間不夠的問題;或是說,健保的問題
是阿,我們都嚮往那個醫生親自解釋同意書
講明白診斷、即將施行的術式、目的及風險、替代方案的國度

顯影劑檢查、治療術式、開刀、輸血、抽腹水、甚至施打抗生素
從踏進醫院的那刻起,所有的醫療行為都有風險
打個點滴也可能會靜脈炎,嚴重的話就有生命危險
打抗生素也可以過敏,嚴重的話也有生命危險
是的,從踏進醫院的那一刻起,所有的醫療行為都可能有致命的併發症
再高明的醫療水準,也無法讓這些不幸「永不降臨」

為了避免被告,於是「同意書」就孕育而生
法律也規定醫生盡到「知情同意」的義務

但是
要讓行外人「充分」了解一個醫療行為的各個面向
從常見到最罕見的幾十餘種併發症,那一口氣都念不盡的數量
還要解釋到病人及家屬了解
想做到這些,一張同意書要花多少時間解釋?
半小時? 一小時?

一個膽道結石發炎的病人,光是電腦斷層及取石鏡檢就至少會有2張同意書
取石鏡檢若想麻醉,還得再多1張麻醉同意書,這樣是3張
一個腸胃道出血的病人,要做胃鏡、大腸鏡、及無痛麻醉也是3張同意書
若需要輸血還得再多1張,這樣共4張
一個醫師一天可能得面臨0~10個新病人,有些地方更可能會超過這個數字
假設每個人因應治療需求,都得簽2張同意書
醫師哪裡可能有辦法「充分」解釋這數十張同意書
一個人的一天只有24小時,同意書之外的事情也堆積如山,病人隨時會有突發狀況

在門診量動輒數百的台灣
即使同意書極度重要,但誰也沒辦法做到「充分」告知才給病人簽署
家屬無法清楚了解風險,於是每個醫生都遊走在出事就得被告的危刃之間

我覺得唯有效法歐美日
醫療是性命相關,應該是一個精緻、且昂貴的專業
一個醫生就是只能照顧很有限的病人量、門診就是只能看個位數的患者
這樣才能細緻地照顧每一個病人

台灣的健保
廉價的花費,只能換到廉價的醫療 (ex: 3分鐘的門診)
當今的環境,想用小小的花費,卻逼醫療人員提供媲美歐美的醫療水準
真的是緣木求魚
當物美價廉,可以用在形容醫療行為這檔事上,不是很可怕嗎?

什麼? 叫醫生不爽不要做
君不見,內外婦兒急五大皆空,崩壞的比臭氧層還快
哪一天,當醫生都躲去低風險的科別、當重症都求治無門時
大家才會重新敬重專業
大家才會重新認為醫療,不是一個廉價的專業
大家才會把「健保制度」重新拿出來好好評價
我懷著期待、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,等著這一天的到來

張貼留言

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